分类 随笔 下的文章

念头
萌生了买打印机的念头,就一发不可收拾,购物车里有爱普生L3251,佳能G3800,hp518和兄弟T425w四款打印机已经躺了一个多月了,就等618看看价格是否实惠。
需求
我的需求:彩色打印,无线打印
如果不是注重彩色打印,建议还是要买激光打印机,打印速度和使用体验是喷墨打印机无法比拟的,激光打印机价格也不是很贵了。
购买
等待许久到618也只是优惠了50元,今年的力度不咋地啊,但我也不想等双十一了,在淘宝上发现了兄弟T426w白色打印机,929元,和京东价格一样,淘金币抵扣28元,支付宝红包抵扣20元,880元到手,有赠品:小订书器,计算器,a4打印纸,高光打印纸,插排,可以折现20元,我选择了赠品。
拆箱
驿站取货,很大一箱子,一角有磕碰,拆箱后打印机没有问题,通体白色的造型非常好看,简约时尚,配件有驱动光盘,USB数据线,四色墨水。
体验
第一步要给打印机配网,手机下载了IPrint&Scan,在添加过程中找不到426的型号,只有425可选,强迫症的我并不想选择425,于是打开电脑安装驱动,安装过程中自动配置了打印机无线网络,重点:记录打印机IP地址,在浏览器里输入并访问,输入打印机后面的密码,开启远程打印并打印一张“在线服务说明页”,上面的二维码很重要。回到手机端,添加ip地址,找到426打印机,添加成功。手机APP打印只能打印拍摄照片,其他文件的照片,比如微信传输的,需要先保存在转移到照片目录,目前还没发现其他方法支持打印其他目录里的照片。
数据线连接电脑我也是费了半天劲,转了一圈都没找到打印接口,看了说明书才知道需要掀开扫描盖板,在左侧凹槽里面,真是好找。

大红西瓜
在这炎炎夏日里,我最想吃的就是那美味的冰凉西瓜。尤其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,还冒着白白的凉气。咬一口下去,浑身的舒爽,瞬间驱走了周身萦绕的暑气。

买西瓜也有诀窍,一看瓜藤:成熟西瓜的瓜藤,须根呈干枯状,新鲜西瓜的瓜藤较为嫩绿。二看表面:自然熟透、品质更好的西瓜表面的纹路均匀,没有断裂迹象。三听声音:拍打西瓜,传出清脆砰砰声的西瓜品质更好。不过现在我都是买半个西瓜,肉眼可以直观看到,翠绿透亮的皮色,深红水嫩的果肉,尝一口甘甜如蜜、清凉似雪。

像我这么喜欢吃西瓜的人,每次看到有卖西瓜的摊贩,总会迫不及待地买来吃,每次吃总有一些惊喜。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吃西瓜的场景,都还历历在目,要说夏天唯一值得期盼的就是西瓜了。小时候的西瓜是要拿麦子换的,当时的交换标准我是不知道的,因为我的关注点在西瓜上,只知道,陈年的麦子和刚收的麦子标准是不一样的,那时候我家里还有一个地窖,换来的西瓜是要放进地窖里存储的,午睡醒来,老爸会用绳子把我系下去挑瓜,然后用井水冲一下表皮,为我和妹妹切好西瓜。刚从地窖里拿出来的瓜也是很凉的,但不同于冰箱里的凉,凉的非常可口,每次都会吃到肚皮涨起来才罢休。

现在西瓜一年四季都有了,还分出来各种品种,有黑美人、小天使、京秀、黑金刚、红虎、华蜜冠龙、少子巨宝、庆发黑马、红小玉、黄小玉等,还有无籽西瓜,小西瓜等,但都没有用麦子换来的瓜甘甜了。这些年回家很少,已经好多年没有吃到过父亲切的西瓜了,是不是应该买个瓜,抽空回家看看,也为父亲切一次西瓜。

在我抬头看天的时候,瞬间浅蓝浅蓝。

昨日,与父亲攀谈。

我问他:爸,你有压力吗?他回答:“没有”。我说:“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,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”。他答:你和你弟弟还有家里的开支。

我顿时沉默……

我又问:“为何没提到我妈”?他说:“我们家的一切都由你妈分配,我赚的钱都给了她。”

我顿悟,这就是一个男人对于家庭的责任与担当!

男人有两个名字:一个叫责任 一个叫担当。责任不是春风拂面那样悠然,不是品茗赏菊那样恬淡,责任是一种心态,一种使命。

窗外的风不停地刮着,记忆的链条被风拉扯着,也是这么一个雨天,我家到路口有一段泥路,怕弄脏鞋子。我爸说:“上来吧,背着你”。我附了身下去,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,这是“一个男人的背”!

我问:“爸,我是不是很重”?他喘着气,顾不上回答我,一脚一脚的陷入泥泞中,我感受着他鼻翼的气息,淡淡的烟草味……

以前,他从不吸烟,不知何时,爱上了烟草的味道,生命,在烟中其实千疮百孔。曾多少次,我望着这个吸烟的男人。

我知道,这个抽烟的男人,他内心的疼痛,汹涌澎湃。也许是因为寂寞,也许是因为孤独,也许是一种思考,是他内心有说不出的苦衷……

吸着烟的父亲就像是一首诗歌,一首孤独而安静的诗歌,深沉且寂寞。他的背,那时也显得宽广!

此刻,我躲在雨夜里,犹如一缎绸纱搁置着两边的思绪。我孤独的泪光望着寂寞的墙角,朦胧中是谁握住了我的手,若即若离,若隐若现,忽远忽近……

思绪飘散在我的心头,远隔着爱的距离,我无依的身心在追求远方的亲情。

爸,看到那片浅蓝浅蓝的天么,站立在最宽广的博大里,足以让我们所能望见此端至彼端。

记忆中,父亲不是一个多说话的人,他习惯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'想法,所以,小时候的我调皮捣蛋挨上一顿揍那是常有的事情,那哭声更是震天响,周围的村民一听到哭声便会停下手中的活计,互相打趣道,老张又在拾掇他儿子了。

我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,所以在挨揍时大声哭喊是我唯一的发泄方式。而我的哭声在父亲锤炼下变得越来越小,以至于村民闲暇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时我倒成了话题,一个说:“老张家的娃骨头倒是硬,拾掇他竟然不哭了,没了这爱哭鬼还不习惯了。”此话一出,村民便哄然大笑,而蹲在人群中的父亲则是涨红了脸,一句话也不说。我站在远处看着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拾起一个石子扔向了说话那人,“砰”的一声,就正中目标,不等我撒腿跑的功夫,父亲已站在了眼前。

话说到这里,便自然地想起了父亲的容貌,父亲是地道的陕西汉子,个子不高,电工、木工都会做,那双手像是沾染了世间沧桑一般,眉头的皱纹已重的层层叠叠,可就算这样,父亲仍然“年轻”着,喝酒的斤两没人比得过他,他的肩上仍然扛着一个家的重担。

回到记忆里,父亲将我抓了回去,关了门,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,还记得那次我整整三天下不了床,而我居然没有哭泣,记忆中父亲坐在我的床头,沉默的一根一根地抽着烟,我也一言不发,可是从他那略微佝偻的背影中明白了什么。时光如梭,我快小学毕业了,父亲承包了工程,做得风生水起,可他仍然不爱说话。家中盖了新房,我仍然记得,房子建成的那天亲朋好友来家里时父亲脸上的笑容,那天,父亲喝醉了,他说了很多,而我并没有用心听,现在回想,后悔不已。那天,我细细端详了父亲,记忆中那个挺拔的身躯已渐渐弯曲,他的肩膀已不如往日般宽厚,时光夺走了他的气血,那个陕西大汉老了,不再年轻,家中的琐屑之事也让他烦心,时常发怒也在情理之中,我开始理解他,我的父亲,我要接过他手中的担子,让他在年轻一把。

现在父亲依旧沉默不语,我不解,他只是含糊告诉我祸从口出,少说为妙,我难以理解父亲的为人处世,也曾抱怨过,可父亲依旧沉默。

上中学后,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,曾经调皮的我也越发的寡言少语了,我终于懂得,我也正在走向父亲的沉默。

一次性口罩的主要材料是熔喷布,由聚丙烯纤维构成,可以很好地过滤漂浮在空气中的病毒,但作为塑料的一种,同样具有难以降解的特性,污染性极大。

新冠疫情笼罩下的我们每天至少更换一个口罩,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每天消耗掉的口罩数量是惊人的,那么这些废弃口罩都去哪儿了?

大部分口罩会混入生活垃圾,通过城市垃圾收运体系送入垃圾焚烧厂或填埋场处理,即便处理过后的污染性会降低,但这并不意味着污染会消失。那些进行填埋处理的生活垃圾,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造成土壤污染,还可能对地下水造成更为持久、难以处理的污染。

还有部分口罩被随意丢弃,这些口罩将长期存在于自然界,或随风飘荡,或通过雨水冲刷等方式进入下水管网、河流,最终进入海洋。海洋早已成为一锅煮着各种塑料的麻辣烫,口罩不过是雪上加霜。

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口罩的回收和处理机制并不完善,并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完善的措施来应对。只能通过加强宣传,全民提高卫生和环境意识,将用完的口罩妥善扔入指定垃圾桶统一收运处理。

废弃口罩对环境污染是个大问题,希望能引起大家重视,爱护环境,人人有责!